情感故事

全彩上帝店长绝对命令,熟女人妻性游戏

作者:admin 2020-05-28 12:01:49 我要评论

    “返回!”纪西顾的脸几乎已经冷成了实质!

    既然这个穿着嫁衣的不是苏念的话,那么苏念去哪儿了?

    陆白正在疑惑,那边的纪西顾已经拨通了颜染的电话。

    “调出城市天眼,给我查到苏念的位置。五分钟之后给我结果。”

    坐在另一辆车内的颜染挂掉电话,顿时开始在自己双膝上的笔记本上开始操作。

    “怎么,西顾哥哥这么苛待下属的么,就车上这么一点时间都要叫你们做事?”

    清亮婉转的女声在颜染身边响起。颜染头也不回:

    “段夏小姐,等会儿我把您放在段家的家门口,我有事,要先回去一趟公司。”

    段夏见他所答非所问,显然是不想告诉她。脸上微微一僵,随后又恢复过来:“好。麻烦你了。”

    她还是那个礼仪端庄的段家小姐。

    等到颜染把段夏放在段家的门口然后扬长而去,段夏这才收紧自己的拳头,面色阴沉的进了家门。

    她好不容易赶在西顾表哥回来的时候赶过去,就是想要和西顾表哥一班飞机回国。结果没想到西顾表哥竟然让颜染送他,自己却是坐陆白的车急匆匆的不知道去了哪里。简直过分!

    她爱那个男人那么多年,他怎么能够十年如一日的冷淡呢?

    颜染调取天眼,可以看见这个城市所有监控设备的录像,利用人像筛选技术,终于让他在数以万计的录像中找到了苏念被匆匆一拍的身影。眼睛一亮,颜染当即回复:

    “人在警局XXXX”后面附着的,是警局的地址。

    而警局内,苏念穿着纯白的婚纱,进了警局之后就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纪海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发现她不见了,她不能出去乱跑,身上又没有钱,就只能呆在警局。抱紧自己的双腿,苏念的眼中空洞而又迷茫,就像是一个破碎的布娃娃。

    警局的值班警察也挺着急的。穿着新娘服装的女生一问三不知,全部在摇头,他们也很难办啊。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打开了。随着一阵凛冽的寒风,一个天神一般的男人出现在警局里面。

    苏念听见有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猛地跑下座位,就要往警局里面钻。

    来抓她了,来人了!

    她几乎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逃跑,结果没跑几步,却是被一个熟悉的怀抱揽住。苏念的身体一僵,好半天才不敢置信的唤道:“纪西顾?”

    男人看着她狼狈的模样,眼底酝酿着狂暴的冰冷。他一直都是捧在手心的小人儿,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nb

sp;  “是我。”他拼命压制自己的怒气,才让声音听上去柔和些。

    苏念听到肯定的回答,突然间失去了所有力气,她眼睛一酸,整个人眼泪就开始簌簌的往下落。

    他来了,真好。

    一直提着的心脏终于在此刻回到原位。苏念突然主动搂住纪西顾的脖颈,在他怀里放肆大哭。

    纪西顾轻轻拍着小女人的背,无声的安慰她。眼中冰冷跳跃的焰火却是恐怖万分。

    在他不在的时候动他的人,那就要付出代价!

    等到车上的时候,苏念也不肯松开纪西顾。她显得是那样的可怜,花着一张脸,就是要黏着身边这个唯一能给她安全感的人。

    纪西顾粗略的检查过小女人的身体后,气息更加狂暴:“去我那。”他朝着开车的陆白吩咐。接着又拍拍苏念的背:“乖,先休息一会儿。等到了我叫你。”

    他知道苏念吓坏了,所以尽管内心想要杀人,但是对上苏念,语气还是温柔至极。看到小女人对自己这样的依赖,他的眼中却也有欣喜。

    :“你出去吧,我自己来。”

    纪西顾也没有强求:“衣服在左手边的架子上。洗完叫我。”他说着转身欲走,但是苏念却是想到了一件事情。

    “纪西顾。”

    男人停步转身。

    纪西顾说完话语简短,效率却很高,没一会儿就送来了一包。

    苏念此刻还没有把婚纱脱掉。就等着姨妈巾。等到纪西顾送过来,她终于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谢谢。”

    脸上的表情温软,失去了平日里那种冰冷的戒备。也不知道是因为之前受到的惊吓太大,还是因为姨妈来了多愁善感。苏念无意中朝着纪西顾,展现了一个丢掉面具的自己。哪怕狼狈不堪。

    “不用。”纪西顾转身离开。

    等到洗手间的门被合上,苏念的心脏随着门的轻响而一颤。

    眼眶突然很热,好不容易在刚才止住的眼泪又要落下。差一点,差一点自己可能永远就落在囚牢一面,自己就再也见不到眼前这人,听不见他的声音。苏念想到这个结果,突然有些害怕,脱衣服的手都变得有些颤抖起来……

    洗手间的门被打开,苏念从里面出来已经焕然一新。纪西顾上前,望着她因为脚踝肿痛而走不稳的步子,伸出了手,自然而然的把她抱在怀里。他问:

    “还要去婚礼么?”

    他幽深的眸子锁住苏念,强烈的视线让苏念觉得自己全身都有些不自在。她不知道其实纪西顾已经去了那个婚礼。此刻被纪西顾问起,她哑了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会不会以为她是心甘情愿去结婚的?

    会不会因为她被许给一个傻子而疏远她?

    会不会觉得她逃婚是不安分守己,不孝顺?

    苏念心中百转千回,柔肠百结,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女人,因为想要在喜欢的人面前表现出最好的一面才会有的一些胡乱想法。她只是心里不舒服极了。

    下意识的,她就想要挣脱开纪西顾的怀抱。却是被抱得更紧。

    “问你话呢,怎么突然闹别扭了?”纪西顾疑惑。

    苏念吸了吸鼻子:“你不用带我去了。我自己可以去。”她说着又要挣开纪西顾的怀抱。这个动作无疑让纪西顾的脸色变冷。为什么小家伙总是要拒绝他的帮助,把自己缩在一个壳子里面?

    他二话不说,抱着她就走。

    苏念感受到他的心情很差。

    心中一凉,他是讨厌起她了吗?

    顿时,她猛地挣开纪西顾的怀抱,而这一次,纪西顾竟然放开了。这让苏念更加的相信了她刚才的猜测。他讨厌起她了!

    “不用你带我走,我可以离开。”她脸山闪过一丝丝的受伤,脾气倒是挺强。

    纪西顾皱眉:“别闹。跟我走。”

    苏念往后又退了几步:“纪先生,你先走吧,我还是自己离开吧。既然纪先生现在心情不美妙,我断断没有在您面前添堵的嗜好。”

    等到苏念自己把话说完,她也愣了。她怎么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出来了?这简直,简直就像……一个撒娇的小女人。

    纪西顾听见苏念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突然低低地笑出了声,他上前一步,突然一把把苏念抱在怀里:“以为我生你气了?没有的事。乖,跟我走。”

    奇异的是,明明苏念刚才还是心中火气旺盛,此刻纪西顾一个拥抱,她竟然感觉火气降下来许多。没有挣脱开他,苏念把头闷在她胸膛里面,突然问道:

    “你真的不是生我气?”

    “没有。”

    “你发誓你不是讨厌我?”

    “永远不会。”

    “那我逃婚你不觉得我很讨厌么?”

    “逃得好,我准了!”

    无论苏念说什么,此刻纪西顾都是好声好气的回答,有耐心的不得了。最后一句,让苏念整张脸都红了。轻推纪西顾的胸膛嘟囔:“你以为你是皇帝啊,还朕准了。”

    说完,自己倒是“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两人之间的气氛终于一松。纪西顾唇角也有淡淡的笑意:

    “现在可以走了?”

    苏念点点头,为刚才的无理取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简直是着了魔!也许是因为刚逃出来,心中眼中缺乏安全感的缘故。

    罢了罢了,似乎从刚才这个男人出现,第一时间抱住自己开始,她就已经中了毒。中了他的毒。

    心尖微微颤动,尽管“永远”这样的许诺总是太遥远,但是女人都是愿意听承诺,这会给他们安全感,苏念也不例外。

    此刻的心情已经平复的差不多了。苏念道:“我们去婚礼吧。”

    说实在的,她自己都有些瞧不上之前的自己。

    重生一世,她本就是来复仇的。

    她为什么还要一退再退?薛梦甜不仁不义,她何必假仁假义?

    薛梦甜想要偷她的婚礼?呵呵,她就让她偷个够!

    纪西顾冷着脸色,把苏念抱进车里。

    那些渣滓喽啰,即便苏念当真绕过,他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敢动他的女人,竟然还玩偷梁换柱的把戏,那就做好承受他怒火的准备!

    而此刻的陆白也已经把所有的资料都整理好,在车上和纪西顾汇报。

    “阮玲和刘清五天前见过一面,之后退婚换了婚约。约定追加嫁妆五十万,礼成之后给……”

    陆白说道这里眼中也闪过厌恶。

    “这都是什么东西,简直就是人渣,五十万买卖人口么?”

    骂了一句,陆白想起苏念还在身边,顿时住嘴。

    苏念冷笑:“没关系,你骂的很对,那些人,连人渣都算不上!”

    她早该想到。自己那个生性多疑却又痴迷权利的父亲,把她当做交易的筹码根本就不稀奇。而刘清和薛梦甜两人早就想要让她被扫地出门。当然是无所不用其极。

    上一世自己是吃得苦太少还是怎样,今生竟然始终都在被动的还击?

    苏念脸色有些冷,却是在生自己的气。她该主动出招了!就是不知道,薛梦甜他们做好准备接受没有!

    手被人握住,掐在掌心的手指被纪西顾一根根捋直翻在自己的大掌之中。她听见男人的声音说:

    “别担心,我会陪你。”

    上了车,两人沉默了半晌,最终苏念才开口:“这是哪个方向?”她觉得这条路有些不对劲。

    “别担心。”纪西顾的声音很轻软。但是,他此刻闪着寒光的眼神,却一定都不友善。

    敢抢他的未婚妻,还买卖她,哼,简直找死!

    纪西顾的业内的名声并不是叫着玩的,他的杀伐果断,阴狠手辣是任何商业大亨都要抖三抖的。

    其实,他只有在苏念的面前是轻软的,好脾气的好好先生。大多数时候,他更加像是一匹捕食的狼。

    而他接下来,就要开始捕食了!

    一边开车,纪西顾一边手上不停的用手机发出指令,很快,在纪西顾和后面的段流沫的车子周围突然多了好几辆越野的吉普,最前面的一辆上赫然坐着颜染和陆白。两人均是朝着纪西顾无声的点点头。

    苏念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她还有些对于刚才的无理取闹害羞着。惯常冰雪地一张脸,似乎隐隐有些融化。

    等车子终于停下,纪西顾走道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原本苏念想要自己下车,可是突然双脚一空,她直接被纪西顾公主抱抱到了外面。

    “诶,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等会儿那么多人看着呢!”

    而且她待会儿要教训薛梦甜,就必须要拿出强大的气场。可是,在纪西顾的怀里的话,气场怎么办?

    她手环着纪西顾的脖子,感受到男人双臂的力量,只觉得一阵微醺的光扑在她的脸上。还有一点方。

    这人怎么这么蛮不讲理,霸道至极?

    苏念心里想着。

    她还不知道是,此刻后面还多了一大群不认识的吃瓜群众。

    除了颜染和陆白只是露出老母亲一般的微笑以外,之前那几辆军用吉普上面的人都像惊吓过度一样的瞪着眼睛,嘴巴大概能塞下两个鸡蛋了。

    “总裁那怀里的是哪位仙女?”

    “握草,简直是铁树开花啊,什么情况?”

    “看不出来么,总裁的春天到了!”

    “是啊是啊,这么多年的冬天,我始终放在床头的一句话是: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此刻,我终于迎来了这句话的真理。别动,让我哭一会~~”

    这些人小声的窃窃私语显然是训练有素,苏念竟然是一个都没听到。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她此刻心怦怦直跳,感觉都到了嗓子眼了。

    纪西顾的手掌灼热,映在她的背上,不由的让她想起之前在纪家的最后那个夜晚,是这样一双手,给她搓开淤青……

    心中叹了一口气,软了下来。抬头看着纪西顾,像是一种默许:“我们……进去吧。”

    <!-- CS:22065402:914:2019-11-28 04:34:57 -->
相关文章
  • 全彩上帝店长绝对命令,熟女人妻性游戏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去医院面试被医生弄湿,嗯哦好紧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