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怀孕期间跟两个男人一起,我的女友是传说

作者:admin 2020-04-07 12:04:07 我要评论

    “李相公,皇上命内阁处置此事,显然还需要听取折相公和刘参相的看法。”孔昆慢吞吞的把李琼挖的坑,跳了过去。

    李琼原本也没指望孔昆会跳坑,他笑了笑,说:“老夫身为内阁首相,有责任听取孔相公你的看法。”

    显然,李琼说的是正理,孔昆也无从反驳,他只得捋着胡须,淡淡的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乱臣贼子自然是人人得而诛之。”

    李琼点了点头,孔昆表明的态度是,严惩郑文成,以警示后来者!

    “不知李相公您,有何高见?”

    六月的帐,还的快,孔昆马上紧逼着追问李琼的态度和立场。

    “君不见李重进和李筠的下场么?”李琼没有正面回答孔昆的疑问,但是,他举的李重进和李筠例子,这两个人可都被斩了首。

    孔昆满意的点着头说:“那就有劳李相公询问刘参相和折相公的看法了?”

    李琼微微一笑,即使孔昆不逼他,他也会正式行文给折从阮和刘金山,问清楚他们两人的看法。

    等孔昆走后,李琼问刚进来的张青:“你有何看法?”

    “相公,以在下之见,皇上既然把郑文成发交内阁处置,显然是不想杀了郑文成。”张青以敢言着称,尤其是和李琼私下里交换意见之时。

    “哦,以何观之?”李琼顿时来了兴趣,忙追问张青。

    张青拱手道:“此前,皇上最重视的是律法、条令和制度,偏偏郑文成涉及谋逆未遂,却没发交大理寺严审,而是交由内阁处置,结合此前李重进和李筠的下场,此中的差异已是一目了然。”

    李琼暗暗点头,和张青相比,他的亲儿子李虎简直就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憨货。

    所谓旁观者清,张青站在一旁冷眼观察,自然有所得。

    李琼一直担心李虎无法主持未来的大局,如今,有张青从旁协助,他也就放心多了。

    和李琼的做法类似的,就是折从阮着力培养折御寇。只不过,折家培养的是自家的儿郎,而李家培养的是外人,做法略有不同罢了。

    刘金山得知郑文成被押解回京城的事,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接班轮值之时。

    李琼特意晚走了一个时辰,把涉及到郑文成的事儿,掰开来揉碎了,告知了折从阮和刘金山。

    折从阮瞥了眼刘金山,却见刘金山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折老狐狸的心思猛的一动,莫非刘金山已经看穿了李中易的背后想法?

    鉴于刘金山和李中易的关系极深,折从阮不得不多想了一层。

    等李琼走后,折从阮试探着笑问刘金山:“光清老弟,你有何高见?”

    刘金山堆出笑脸,说:“晚辈才疏学浅,愿闻折相公之真知灼见。”

    太极拳人人会耍,折从阮是高段位的高高手,刘金山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弱鸡,双方各擅胜场,平分秋色矣!

    “哈哈,后生可畏矣!”折从阮忽然放声大笑,刘金山只是浅笑,却不出声。

    戏法人人会玩,就看怎么个玩法!

    李中易既然把郑文成这个烫手的山芋,交到了内阁手上,内阁的四位相公自然要摸清楚李中易的真实想法。

    别看李琼和折从阮都是老狐狸中老狐狸,然而,在把握李中易真实想法的过程中,都有不及刘金山之处。

    “光清老弟,老夫老了,恐怕活不了多久了,未来肯定是你们年轻人的。”折从阮含蓄的表扬了一番刘金山,话锋一转,“老夫决定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刘金山非常佩服折从阮的心胸,以折从阮的位分,有必要看他刘金山的眼色行事么?

    然而,折从阮偏偏不按照牌理出牌,居然惟刘金山的马首是瞻,实在是令人佩服之极!

    “折公,请恕在下直言,皇上虽然把逆贼郑文成交给内阁处置,但是,内阁应有的态度,其实是奏请皇上,将此案发交大理寺审判才是。”刘金山的一席话,令折从阮感慨万千。

    一语惊醒梦中人!

    刘金山的观点,格外的新颖和独到,但是,只要仔细去想,却是那么的恰如其分。

    李中易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万个人,很可能有一万种看法。

    但是,据折从阮从旁冷静观察,李中易是个很守规矩的人。比如说,他自己的亲手制订的军中条令,至今没有违反的记录。

    正人,先正己!

    面前这么一个律己甚严的主君,说句心里话,折从阮也很头疼,很多时候只能跟着感觉走。

    可是,刘金山的一席话,却点醒了折从阮,内阁掌管的是天下庶政,而不是和政事堂一样的统管天下事务。

    以前政事堂,可以过问全天下的任何案件,然而,内阁却只有行政权,而丧失了审判的司法权。

    把郑文成送交内阁处置,很可能是李中易给内阁诸位相公们,出的一道大考题,就等着看内阁是如何处置的过程。

    如果内阁的诸位相公们,见猎心喜,插手于具体的案件之中,那么,集体换相很可能为时不远了。

    折从阮越想越觉得可怕,越琢磨越觉得水太深了,深到他这种老狐狸稍不留神,都有可能掉坑里去。

    “光清老弟,老夫领你的情,将来必有所报。”折从阮道谢的态度异常之诚恳,话也说的很白。

    刘金山拱手道:“折公言重了,请恕在下抖胆直言,审判权归大理寺,此前早有明律。”

    折从阮微微一笑,以前还没看出来,刘金山竟有此等急智,实在是看走眼了啊!

    既然把事情谈妥了,接下来,折从阮和刘金山无形之中,拉近了关系。

    折从阮亲手沏了一杯绿茶,并摆到刘金山的面前,刘金山微微一笑,就着茶盏小饮了一口,很多事情没必要说穿。

    真说穿了,也就没意思了,毕竟大家都是明白人!

    从折从阮那里出来后,刘金山迈着四方步,脚步轻盈的往回走。

    折从阮比李琼更加的年长,折家的子弟众多,这样的朋友值得一交!

    更重要的是,刘金山负有重任在身,至于重任的目的,上不可告父母,下不可告子女,只能烂在肚子里。

    <!-- csy:487592:2023:2019-07-27 07:43:57 -->
相关文章
  • 怀孕期间跟两个男人一起,我的女友是传说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