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人生长得快阶段,女主胸大很多的肉

作者:admin 2020-02-20 15:19:19 我要评论

洛渐清半梦半醒时,纪灵兮就将她从床榻上叫起。

    而后也只是随意收拾一下,便出了府。

    “你要带我去哪?”洛渐清不情不愿被纪灵兮拉着往前走。

    “去离王府。”

    “怎么又去离王府,不是昨日才见过吗?”

    “我去道歉。”

    “道歉?”洛渐清一下来了精神,“道什么谦?”

    “我昨日打了他一巴掌,所以去道歉。”

    “你昨日不是认为他是登徒浪子吗?今日怎么突然想清楚了?”

    纪灵兮闻声停下脚步,回头瞪了洛渐清一眼,“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你到底要不要跟我去?”

    “我去。”洛渐清毕恭毕敬说了声,然后抽出手,“我自己走。”

    南风离今日没有出门,也没有惊讶纪灵兮的再次造访。

    “洛姑娘昨日才觉得我是登徒浪子,今日怎么还亲自送上门来。”

    洛渐清听南风离话里的意思,觉得气氛不太好。

    坐在她身边的纪灵兮有些心虚捧起手边的热茶,假装听不见。

    “额……呵呵。”洛渐清干笑两声说道:“纪……洛渐清这丫头就是被我惯的,所以才会这样没大没小。我今日带她过来,就是特意向王爷您道歉的。”

    “这道歉我接受。”

    “啊?”洛渐清一脸懵。

    纪灵兮小心翼翼放下手中杯子,怯怯抬头道:“可我还没说。”

    “本王自不与小姑娘一般计较,而且本王昨日确实碰到了洛姑娘的手。”

    “那你为何要碰我的手?”纪灵兮突然对这个问题有了兴趣。

    南风离想了想,浅笑回道:“只是不小心碰到。”

    “我也猜到会是这个回答。”得到南风离的原谅,纪灵兮紧绷的身子好像轻松了些,昨日的事情也全部抛在脑后,也不管他昨日到底见了何人。

    “怎么不见方夜,他昨日为了我受伤了。”洛渐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突然提到了他。

    好像是脑海里倏然闪过他的名字,然后就提到了。

    “他有事出府了,不过纪姑娘大可放心,他既不是普通人,这些小伤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他既不是普通人,昨日为何傻站着任由那些黑衣人伤他?”

    “他不想让对方看到他的特别之处,给我添麻烦。”

    “你看纪……洛渐清一点也不怕给我添麻烦。”

    “但那些黑衣人的目标是我。”

    洛渐清被南风离堵地哑口无言,“黑衣人到底是谁派来的?”

    “宫里。”

    “宫里?”洛渐清的反应有些大,甚至称地上震惊,“你可是姓南风,这宫里的人也姓南风,他们有什么想要的,不能直接问你要?怎么还要动武?还是要置你于死地那种?”

    “我昨日跟你们解释过。”

    “我知道那些黑衣人要找的是天心泪,但你手上若是没有,就跟他们说明白啊。”

    “我说过,但是他们不相信,我能如何?”

    “那可没办法,只能动手了。”

    “多谢纪姑娘理解。”

    “反正你跟纪……我已有婚约,还这么客气,说什么谢不谢的,我肯定站在你这边,何况这次错在别人。”

    “既然纪姑娘不介意,那我日后唤你灵兮可好?”

    “洛姑娘你觉得可好?”回话前,洛渐清看向纪灵兮,先征求一下意见。

    纪灵兮点点头,“挺好。”

    “纪姑娘跟洛姑娘的感情,倒是挺好。”

    “不说话的时候,感情确实挺好。”纪灵兮冷眼瞥了洛渐清一眼,整张脸都在嫌弃。

    碍于南风离在场,洛渐清干笑两声,没有回话。

    纪灵兮得知南风离有事要处理,道完谦便拉着洛渐清离开了,并没有多作打扰。

    解除误会后的心情很好,纪灵兮一路上都与洛渐清相谈甚欢。

    只是快要回到宰相府的时候,纪灵兮听到路边的一棵小树在喊“救命!”

    纪灵兮闻声停下脚步,循着声音看去,没有看到人。

    她拉住洛渐清,咽了咽口水,面带惊慌问道:“小洛洛,我的病是不是还没好啊?”

    “你有什么病?”

    “我好像听见一棵树在说话,那灵月可是没将我身上的灵识收干净?导致我现在有了后遗症?”

    “如若灵月真的没将你身上的灵识全部收回去,那也应该是我听到这棵树说话。”

    “对啊,我们现在已经交换身体了。”纪灵兮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末了还是一脸憋屈

说道:“可我真的听见身后那棵树喊救命了,你在这具身体的时候,也是这么随便听到它们开口说话的?”

    “从未听过。”

    “那为何我跟你交换身体,我就听到了?难道我比较背?”

    “哪棵树?我过去瞧瞧。”

    “就那棵。”纪灵兮背过手指了指身后不远十米的那颗树。

    洛渐清无奈叹息一声,“你现在也算是拥有我强大力量的人类,怎么胆子还是这么小?”

    纪灵兮没回话,就连头也不敢回。

    洛渐清两步作一步走到那棵树下观察了一阵。

    那是一棵树龄只有两年的小树苗,不是特别高大,枝丫树叶倒是长地翠绿。

    洛渐清将这棵小树端详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只在树下捡到了一把木梳。

    她将木梳放在眼前看了又看,只见其表面光泽,应是费心思打磨了许久。

    放在阳光下,其色泽美观自然,梳齿圆滑,光洁,隐约还飘来清香。

    “用檀木造的梳子?这么好的梳子,怎么丢在这?”洛渐清疑惑嘀咕了一句,然后拿着木梳走到纪灵兮身前道:“其他的没看到,就捡到了这一把梳子。”

    “梳子?”纪灵兮蹙眉看向洛渐清,“可我刚刚明明听到有人喊救命了。”

    “也许是你听错了。”

    “但愿吧。”纪灵兮有些勉强听信这个理由,看到洛渐清手中的木梳又一阵紧张道:“你捡这梳子回来做什么?赶紧扔掉。”

    “扔就扔。”洛渐清举起手,将木梳以一个完美的弧度扔回了方才那棵树下。

    “赶紧回府吧,这大白天,我总觉得这里阴风阵阵的。”

    纪灵兮完全不管洛渐清,自己独自跑回了府,可见方才那一声救命将她吓地不轻。

    洛渐清自知纪灵兮不会说谎,其实她也觉得那把木梳有些奇怪,也觉得这四周有一阵奇怪阴风。

    “难道真的遇上了?”洛渐清暗暗低语,然后转身也回了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人生长得快阶段,女主胸大很多的肉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东京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