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湿润润的abb式,男票可以舔多久

作者:admin 2020-06-06 12:01:07 我要评论

返回京城的路上,换我开车。花香居小说网www.huaxiangju.com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怎么,我感觉好像瞬间松了口大气,之前苏盼在车上的时候,我总有种惴惴不安的感觉。

    王鑫龙坐在副驾驶上边拨弄手机不知道

跟谁撩骚,边侧头看向我道:“老大,那个苏盼长得属实带劲儿哈,有点像棒子国的那个金泰妍,不过她身材更极品。”

    我打了个哈欠,拨动方向盘轻笑:“她要是个丑逼,马征也不能看上她,而且还在一起处很久,但我感觉模样是其次,她肯定还有什么别的绝活。”

    之前我和韩飞帮着马征收拾那间屋子的时候,卧室、客厅很多地方都放着马征的相片,不知道是苏盼刻意讨好,还是马征有什么特殊嗜好,总之走进屋子就给人一种

    女主人似乎很在意马征的感觉。

    而且卧室的垃圾桶里扔了好些用过“拦精灵”,证明没出事之前马征和苏盼的生活还是很和谐的,至少在睡觉这一块,马征肯定还是分外待见苏盼的。

    如果一个女人单纯是靠着姿色诱惑,绝对不可能让马征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大拿那么神魂颠倒,所以我觉得苏盼给我们展露出来的可能只是冰山的一角。

    王鑫龙攥着手机抻到我面前道:“老大,我刚刚上网查了下,负责国际出口的负责人确实姓马,喏你看照片。”

    我匆匆扫视一眼,撇撇嘴道:“不用查,韩飞都跟狗腿子似的围着马征转圈圈,说明肯定是真的,况且这种定妆照也看不出来个鸡毛。”

    王鑫龙豁牙咧嘴的笑道:“如果真能跟这个马征搭上线,咱绝逼能起飞。”

    “你是波音747呀,还特么起飞,老老实实搁地上呆着不好嘛。”我白了他一眼嘟囔:“另外社会我龙哥,麻烦你把手机轻轻的放下,你那部高仿的oppo现在是属于

    我的了。花香居小说网www.huaxiangju.com”

    王鑫龙欲哭无泪的拍了拍脑门子卖惨:“擦,你瞅社会人当的有多让人心疼,用部手机还特么是高仿oppo,就这我还巴巴跟老家那帮兄弟们吹驴逼,说我搁山城混

    的风生水起。”

    “知足吧,你是没看见我们刚来山城那会儿。”我眨巴眼睛笑道:“早上起床,打开一盒‘特仓苏’牛奶,取出一包‘粤利粤’饼干,再泡上一碗‘康帅傅’,操特

    奶奶的,要么说咱华夏人的体制最接近神,百毒不侵有木有?”

    “噗”王鑫龙笑着喷出唾沫星子。

    冷不丁我想起来王鑫龙先前的话,侧脖问他:“对了,你刚刚说马征的老子是负责国际出口贸易的是吧?”

    王鑫龙叼着烟卷点头:“对啊,好像进出口这块都归他老子负责,不过网上说的太笼统了,什么工科局、总备部,乱码七糟一大堆,总之一句话,他老子很牛叉。”

    “搜嘎。”我咧嘴笑出声。

    这年头,所谓的国际品牌,其实不过是贴着真商标,本地代工厂生产出来的仿品罢了,其实跟什么“康帅傅”、“粤利粤”没啥不同,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合法卖

    假,一个偷偷高仿。

    如果我可以搭上这条线,在枯家窑附近弄上几家果品厂,完事盖上进口水果的标牌,是不是就意味着,一模一样的香蕉,别人卖一块,我卖十块还属于有价无市呢?

    胡乱遐想着,我不由加大脚下的油门,有种恨不得立刻飞快京城跟马征唠上一嗑的冲动。花香居小说网www.huaxiangju.com

    耳听着发动机的轰鸣声再不断加大,王鑫龙干咳两声,弱弱的望向我嘀咕:“哥,我还年轻,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子,咱甭开英雄车行不?”

    我没理他的话茬,继续绷着脸狂踩油门。

    “老大,我突然觉得一点都不犯困了,精神嗷嗷抖擞,下个服务区换我开车行不?”王鑫龙咽了口唾沫,小脸泛白的干笑:“哥呀,想想我嫂子,想想老爷子,家里

    人还都等着咱回去过年呢。”

    “我去”

    一听他这话,我瞬间泄了气,原本我就是想抓紧时间赶回京城,让这虎犊子形容的我们好像是去自杀似的。

    我哭笑不得的将车子开向不远处的服务区。

    车子还没停稳,王鑫龙马上踹开车门,蹲在地上“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一边脸色唰白的呕吐,王鑫龙一边抠着嗓子眼咒骂:“儿子撒谎,有生之年我要是再特么坐你的车,我跟你儿子拜把子。”

    闹腾一会儿后,陈花椒刚好给我发来几张火葬场的照片。

    我迟疑一下后给韩飞发了过去,不到五秒钟,韩飞马上给我打过来电话。

    “完事了?”韩飞低声问道,隐约可以听到他旁边还有人说话,不过听出来是不是那个马征。

    我咬着嘴皮,语调平静的回答:“嗯,我亲自看着推进炼人炉里的,手续是我让一个哥哥帮走的正规渠道,保证谁也查不出来。”

    听筒里传来一个男人陡然出了口大气的动静,接着韩飞笑呵呵的问道:“辛苦了兄弟,中午前能赶回京城吗?我和马征等你吃饭。”

    我叹了口气,故作忧伤的苦笑:“应该可以吧,不过我得先买点纸钱啥的烧烧去,这玩意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然我怕接下来几年都得倒血霉。”

    韩飞顿了顿,随即哈哈大笑:“放心吧朗朗,未来的几年内我保证你会脚踩青云、扶摇直上。”

    挂断电话后,我揪了揪鼻头,朝着王鑫龙道:“感觉还差点啥。”

    “差什么?”王鑫龙侧脖问我。

    我皱着眉头问:“你说一般干完这种丧良心的事儿,人的正常反应应该是什么?”

    王鑫龙拨浪鼓似的摇摇脑袋道:“我反正没啥反应,在缅d的时候,我们有时候干完活,旁边就躺着尸体,照样该吃的吃、该喝的喝,吃饱喝足有时候还摸两把

    牌。”

    我翻了翻白眼笑骂:“你当谁都跟你这种精神病似的,我说的是正常人,会怎么样?”

    “正常人啊?我想想我第一次埋人时候的心理昂”王鑫龙深呼吸一口气道:“会坐立不安,脸色不好,肯定是没什么胃口,跟我一块两个兄弟心理素质特别差,还

    特意跑到庙里求了护身符。”

    我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待会回京城以后,咱们也找个路边摊买两块护身符去,我得让韩飞和马征感觉,我虽然脸上镇定,但是心里慌得一逼。”

    “为啥呀?”王鑫龙不解的问。

    我白楞眼睛解释:“我尼玛要是真的能做到不慌不忙,他俩就该害怕了,人一害怕就容易胡思乱想,胡思乱想的多了保不齐会产生怀疑,但我又不能让他们认为我不

    堪重任,这个度需要把握好。”

    “老大,你越来越狗了,真的。”王鑫龙挤眉弄眼的坏笑:“佛爷总跟我们说,整个王者商会,他最看不透的就是龙头赵成虎,因为永远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也

    永远不知道他下一步会不会挖坑让人跳,我感觉你现在就在朝着那一步发展。”

    我摸了摸鼻头笑问:“有吗?”

    王鑫龙狂点两下脑袋:“有,出发来京城之前,你皱皱眉毛或者咧嘴笑,我能感觉出来你到底是开心还是烦躁,可现在我都不知道你皱眉是刻意为之,还是故意装出

    来的。”

    我对着后视镜看了好半天自己后,摇摇脑袋道:“不行啊,我还是太嫩,喜怒不形于色太不好掌握了。”

    诚然,这趟京城之行,确实给了我很大的启示,不论是韩飞随时随地的改变自己的形象,还是他那帮朋友一掷千金的豪赌,都让我有种井底的蛤蟆终于见着天的感

    觉。

    或许这就是老人们常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有高人指路。

    韩飞对我的帮助可能还不及陈花椒、林昆的百分之一,但通过白老七和跟那帮纨绔打交道的两件事情上,我学到了这辈子都不可能无师自通的演戏和隐忍。

    “嘭”

    “嘭嘭!”

    汽车急行中,我突然听到车窗外传来连续几声炮竹的声音,不由仰起脑袋观望。

    王鑫龙抚动方向盘出声:“香蕉特么个橘子,我都忘了今天是小年儿,老大小年快乐哦。”

    “哈哈,小年快乐!”我笑着拍了拍王鑫龙的后背道:“抓紧时间去京城跟韩飞、马征碰个头,完事咱就回山城,跟家里人聚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相关文章
  • 湿润润的abb式,男票可以舔多久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