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男友见面总是硬,公交车上的小可爱

作者:admin 2020-06-06 12:00:53 我要评论

    陆满清喝了点酒,又累了一天,困倦极了,这种时候,她实在不想给自己添堵,所以手机一关,直接进入了睡梦之中。

    可惜,这一夜陆满清睡的一点也不好,不知道是不是这身体原主留下的潜意识想告诉陆满清什么,总之这一夜,她的梦里全是那个自称“妈妈”的女人。

    有她将原主丢下,不管原主如何哭喊,头也不回的样子。

    有她找到原主,哭诉自己的思念和伤痛的样子。

    有原主感受到母亲的关怀,逐渐原谅,欣喜若狂的样子。

    也有这位“妈妈”不停向女儿索要金钱的样子。

    更有这位不停撮合她和谢允桁的样子。

    零零总总,大部分都好像只是碎片,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好像电影拍摄时候留下的花絮一样,在陆满清的脑子里播了一夜。

    以至于陆满清

晨起的时候,头疼的钻心,吞了片止疼药,陆满清才觉得缓解了一些,可随后洗漱的时候,她还是迷迷糊糊的。

    那些梦哪怕她醒来,也仿佛粘着她一样,自行的在她的脑子里来回重播,让陆满清心烦意乱。

    在屋里走了两圈,陆满清终于还是拿起手机,看起了昨晚没有看完的信息,信息很长,不过有点耐心,陆满清还是很快看完了。

    内容也很简单,充分的表示了一下这位女士对于女儿的深切思念,然后就是告知她自己住院了希望能来探望,随后又隐晦的表示住院的消费很高,她没有任何医疗保障,对未来充满了恐惧等等一系列的话。

    而陆满清充分解读后,认为她得到的意思就是,陆满清,你娘住院没钱付医药费了,希望你速来付钱,以免我由于过度恐慌难活于世,钦此。

    说白了,这条信息的核心只有两个字,那就是要钱,至于什么亲爱的宝贝之类的,那都是用来扯皮的。

    只看了一行字,原主怕是惦记了一夜,所以陆满清觉得自己才会梦境不断,可看完这全部信息,陆满清觉得,原主怕是都要绝望了吧。

    对陆满清来说,这条信息很讽刺也很好笑,可对于原主来说,这可能是极为重大的打击,因为这会儿,陆满清觉得自己胸口闷的厉害,甚至有些喘不上气。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刻自己是那么的明白,这是来自于原主灵魂深处的悲鸣,她最爱的人,本应该是这世界最爱她的人,可偏偏,事与愿违。

    陆满清曾经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这样的悲痛,她是很难懂的,可也因为这悲痛,她不由的开始思念自己的母亲。

    她的母亲,那是一个超会碎碎念的女人,被她老爸宠的作天作地作空气,在家天老大,地老二,她妈就是老三,总之,全家人都不敢招惹她。

    因为一旦招惹了,等待你的不是狂风暴雨,而是永远也停不下来的和风细雨,在怎么温柔,也让你忍不住崩溃。

    可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妈妈是真的爱她,爱她的妹妹,陆满清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幸运也很幸福的,可以在一个那么有爱的家庭里长大。

    所以她自信,甚至是任性,勇敢的一往无前,为了那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从来不计后果。

    因为她根本无需去想那么许多,不管发生什么,她的父亲母亲总在她的背后,嘴上虽然碎碎念个不停,可却给她无限的勇气和安全感,让她清楚的知道,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退一步,家永远在那,父母永远等候,温暖永不离开。

    可对于这个世界的陆满清,这些都没有,她只有冰冷的公寓,只有冰冷的孤儿院,冰冷的一切,她恐惧,她空虚,她极度缺乏安全感,她缺少被爱的感觉。

    陆满清突然觉得,她懂她,她很懂她,也知道为什么,她选择了离开这个世界,她记得顾言说过,原主是自愿放弃这个身体的,她突然明白,这是为什么了。

    因为这个世界对她来说,实在没什么可以留恋的,就连她拼尽全力,以为自己可以守护的最后一丝温暖也选择了残忍的离去,谢允桁的离开,或许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有一个这样的母亲,多可怕啊,陆满清觉得心里酸疼疼的,干脆利落的删掉了信息,陆满清丝毫没有打算去探望或是帮着交钱的意思,如果她记得没错,原主给这位“母亲”提供了相当不菲的生活费,平日里更是没少被搜刮,没钱交医药费,陆满清觉得,这纯属是扯淡。

    被一条短信骚扰了一夜,陆满清心情可不算好,好在出了房门看到自家的一群小鲜肉后,陆满清觉得自己好像又复活了,大家热热闹闹的吃了个早餐,就原地分别了,神话几个人要去赶《星选擂台赛》的录制,他们已经成功守擂五期了,这次将要录制第六期。

    按照比赛的规定,第六期如果守擂成功,他们将获得年度擂台赛的资格,但也因为如此,第六期录制结束,他们的《星选擂台赛》之旅也要暂时告一段落了。

    虽然少了个刷脸的地方,但也没关系,如今的神话早已非吴下阿蒙,希望他们去刷脸的地方多了,现在的《星选擂台赛》也不知道是节目捧人,还是因为人吸引更多人来看节目了,总之,神话和《星选擂台赛》互相成就了彼此。

    再者,神话后续的日程安排的也是满满当当,一个偶像剧的拍摄,专辑的录制,还有《情书》的录制,实在是忙的起飞,这还不算中间陆满清给接的耗时不多的广告拍摄之类的。

    忙就一个字,想要更红,闲着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而陆满清则是带着凌景天和任向阳回了京都,这些日子,两人的首场演唱会也筹备了起来,两个人也相当的忙碌,演唱会前夕,他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锻炼和排练,首场演唱会,陆满清不会给他们一点呲了的机会,所以他们必须努力更努力。

    凌景天还要比任向阳更惨一些,因为他的专辑里,相对来说劲爆的音乐更多,所以大部分都需要配合舞动来表演,他不但要练歌,还要练舞,强度可想而知。

    回京都的飞机上,他们都抓紧时间闭目养神,落地后,三人直接分头行动,两个去健身,陆满清则直接去到了陆强东的工作室,这里陆满清也算是熟悉了,自顾自的就去了二楼。

    陆强东正在拍摄,而且巧的不得了,他拍的人,陆满清刚好认识,而且前不久才见过,只见那人赤果着上身,肌理线条清晰分明,而且性感非常,搭配着一条英伦风格的及踝裤,很性感的样子。

    郑伦显然也发现了陆满清的到来,眼神和动作微微一顿,可也只是一刹那,他又熟练的变换着动作,任由陆强东拍个不停。

    两人的合作简直如同一场默剧,一个沉默着不停的变换角度和姿势咔咔按着快门,一个自顾自的改变着自己身体的形态,做着不同的造型,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却默契的让人惊讶。

    郑伦,很厉害啊。

    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两人拍摄结束,陆强东收起相机,两人直接击了击掌。

    “郑伦,今天依旧优秀。”陆强东显然对郑伦的表现满意极了。

    “那是自然。”郑伦神采飞扬,这种时候,他丝毫没有谦虚的必要,“陆经纪,怎么样,后悔了吗?”

    两人这会肩并肩的向着陆满清所在的位置走来,郑伦先一步发声,不过听那语气,显然调侃更多一些。

    陆满清眉眼间的神态一松,她知道,这位应当是想通了的,“后悔,特别后悔,这么优秀的帅哥错过了,还真是我的遗憾。”陆满清笑着打趣。

    “呦,你们两个还认识呢?”陆强东有些诧异,随即又是拍了拍郑伦的肩膀,“你啊,还是你应该遗憾,要是跟了她,现在你可不是今天的模样了。”

    陆强东笑的灿烂,直接坐在陆满清对面,也不客气,“兰韵这边完全敲定了,明天开始所有的宣传图都会更换成季末的,广告片也需要拍摄一下,我知道季末马上就要走了,所以要抽三天的时间给这边,这次拍摄要去鼓浪岛。”

    “还有,因为季末拿下了维奥的合同,兰韵主动在广告片这块加了价码,相应的,我抽成也提高了,小满清你可厉害了。”陆强东这可真是心花怒放,这样大的广告,他本来抽成就很高了,如今又一次提升价码,他的收入也跟着上升了很多,这实在是个非常不错的消息。

    “我看看选中的宣传照。”陆满清不接陆强东的话头,却是急切的想看照片,这一组照片,陆满清是拿到过没有精修的版本的,也给克里斯迪娜阿姨看过一部分,可兰韵精心修饰过的,陆满清还是十分好奇。

    她很想知道,经过更加细致的打造,她家的季小末能美成什么样子……

    <!-- csy:25015753:199:2019-11-22 07:41:04 -->
相关文章
  • 男友见面总是硬,公交车上的小可爱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