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中石油局级干部,留守女人刘诗雨大结局

作者:admin 2020-04-28 12:06:03 我要评论

    说完还带着一丝遗憾的语气。

    程曦的脸上满脸的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只是提了一下小奶狗,居然季如琛能说到她小时候,“阿琛,你就在那里异想天开吧,我要是现在还小的话我爸爸妈妈不会把我交给你的,而且那个时候你是不可能认识我的。”

    “真遗憾,没有见过小乖小时候,现在小乖长的这么的漂亮,小时候的小乖应该也十分的可爱,抱出去的话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的。”

    “哼,你想都别想了,现在我已经长大,你别指望我再变小了,重新上学我就要奔溃了。”想到这里程曦直直的摇头。

    程曦这几天天就在医院和公寓之间来回奔走,忙的像一个陀螺一般,反观季如琛因为脸上的伤痕一直闭门不出,天天在公寓中处理文件,照顾金豆儿和它的媳妇,不过每天当程曦回来的时候季如琛总是会做好香喷喷的饭等待着程曦,现在程曦看着季如琛脸上快要好了的伤痕,在心中思考着季如琛脸上的伤痕快要好了就意味着他要每天都要去公司了,也就意味着每天晚上回来也能就再也吃不到着香喷喷的饭了,想着要不要再给季如琛揍一顿。

    “小乖,你怎么不吃了,是不是做的饭不好吃?”季如琛看着端着碗的程曦筷子却一动不动,十分好奇,疑惑的看着程曦。

    “嗯?阿琛,你在说什么?”程曦抬着头一脸迷茫的看着面前的季如琛,不知道刚刚他说了什么。

    “你啊,小乖,怎么这几天看着你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医院发生了什么?”

    “没有啊,医院中现在好的很,阿琛,是你想多了,怎么可能会发生什么呢。”程曦看到季如琛的疑惑,赶紧的开口,免得他多想,不过程曦是不会把心中的想法告诉季如琛,毕竟要揍季如琛这个想法实在听起来有点突兀了。

    季如琛看着程曦一副很紧张的样子开口解释,心中起了嘀咕,他在心中程曦一定有什么事情在瞒着他,而且还是关于他的不太好的事情。

    “小乖,你确定你没有什么事情在隐瞒我么,怎么我感觉看到你的样子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在隐瞒我呢。”

    “阿琛,真的没有,我能有什么事情欺骗你呢,而且我们天天在一块我也没有什么好欺骗你的。阿琛你不要过来了,小心我的饭撒了。”程曦现在慌了,因为季如琛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在向着她靠近,程曦有种不好的预感,机敏如斯的她刚想放下手中的筷子向远处躲去,但是还是晚了,刚放下手中的筷子季如琛就把她逼近了沙发的拐角。

    “小乖,你最近一点都不乖了,居然还学会骗我,说吧你刚刚在想着什么,总是感觉这几天你在躲着我,都不敢看我的眼睛了,发生了什么吗?还是说我现在变丑了,小乖你就不喜欢我了?”说到这里季如琛特别委屈的看着程曦,严重带着一丝小媳妇似的埋怨。

    程曦被季如琛的这个似黛玉班幽怨的眼神吓了一跳,想要往身后靠,结果身后是沙发,阻挡了她的身影,满脸的紧张,结结巴巴的开口,“阿琛,你要干什么?我怎么会骗你呢,是你想多了。”

    季如琛眼疾手快的阻挡了程曦想要逃走的步伐,紧紧的把她禁锢在怀中,眼中的幽怨已经转变成了一股邪魅,坏坏的眼神看着怀中如同一个猫咪的程曦,“小乖,你别骗我。”

    季如琛看到程曦这个样子眼中带着一丝的心疼,但是面容上带着欢快的笑意,轻微的抚着程曦的脸,缓缓开口,“小乖,你说你要是再乖一点事情能这个样子么,所以现在你要不要说?”

    季如琛脸上的笑意让程曦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想要逃离季如琛的怀抱,却怎么都挣脱不开,无助的眼神看着季如琛,泪眼连连,但是此刻的美人可怜兮兮的样子没有让季如琛放弃他想要探索的想法,笑着看着程曦。

    “小乖,我数五声要是你还不说的话,一,二……”刚数两声,程曦就吓坏了,赶紧的开口。

    “阿琛,我说还不行么,不过你不能笑话我,不然的话我就不说了。”委屈的眼神抬着看向季如琛,当她看到面前的男人温柔的点着头的时候才敢接着说。

    “你脸上的痕迹不是要好了么,我想着等你的脸好了以后,估计以后等我回来的话你也就不会再做好饭等我了,想到这里我心里好难过,所以我想着要不要等你睡着了再给你揍一顿。”

    怀中的少女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心中的想法,季如琛有点哭笑不得,他没有想到程曦会是这个样子,不过想到程曦有想要往他脸上揍的想法,他的脸上就止不住的抽了一下,十分的害怕程曦会忍不住的冲上来揍他的脸。

    “小乖,你不要胡思乱想,既然你这么捧场我做的菜,那以后我有时间就多给你做,还有你想要揍我的念头也就小了吧,要不然我变丑了怎么和你一块出门,这不是对你也不好么。”

    程曦听着季如琛的分析,不住的点头,十分的认同,面上的委屈逐渐的消散,雨过天晴,“阿琛,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现在你是我的男朋友了,我应该好好的爱护你,不然带出去多没有面子。”

    季如琛额头上的筋抽了抽,心中安慰自己,只要曦曦放弃了暴力就好,其他的什么都不算了,想着他幸好还有一个容颜,不然估计早被打进冷宫了。

    剩下的时间中两个人欢快的喝了季如琛特地熬得冬瓜白骨汤,程曦和季如琛喝着汤水,剩下的骨头和肉就直接的给了金豆儿和它媳妇吃了,‘一家人’在迷蒙的夜色中吃的不亦乐乎。

    晚上吃完饭,‘一家人’就这样处来消食了,晚风习习的吹在程曦的身上,好不惬意,玩性大发,拉着季如琛在路边的夜市上逛来逛去,两个人淘到了不少喜欢的东西,程曦淘到了一个看上去历史很悠久的簪子,十分的精致,美丽。

    “阿琛,你看这个簪子漂亮么?”程曦回头问季如琛,可是身后哪有人了。

    季如琛消失不见了,程曦吓坏了,赶紧的把这个簪子的钱付好,都没有来得及和摊主砍价,拿着簪子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刚走几步就看到季如琛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一把伞子,木色的,有点旧,但是别有一番雅致,程曦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到了季如琛的身边,紧张的拉着季如琛的手。

    “阿琛,刚刚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不见了,幸好又找到你。”

    少女的紧张模样让季如琛万分的开心,虽然夹杂了一点的心疼,但是欣喜始终是比较多的,“小乖,我没有事情,你不用担心,这个簪子真漂亮,小乖你是从哪里买的?”季如琛的眸光一闪,当他看到程曦手中的簪子时眸光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奇异物品一般。

    “哦,阿琛你说这个簪子啊,刚刚我也是看着非常的好看,想要问问你怎么样呢,结果回头一看你人没有了,吓得我就直接的付了钱然后就来找你了,那个摊主还说这个是以前的皇后用过呢,要不是我喜欢的话我就不买了,这里怎么还会有古代皇后用的东西呢。”

    程曦的话让季如琛起了一阵的玩味,摩擦着手中扇子,看着程曦脸上的笑容感觉可能真的是傻人有傻福,没有想到程曦就这样在无意识中捡了一个宝,“小乖,既然你买了就好好的收好,别弄丢了。”

    “好,阿琛你要买这个扇子么?虽然看上去有点破旧,但是感觉还是很好的,不如你就直接的买了吧。”

    “呵呵,既然小乖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买了。”两个人买到了喜欢的物品,心中十分的开心,激动之情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是他们的行为都散发着他们的心情,很愉快。

    “阿琛,刚刚我感觉你在摊子前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这个是不是我的错觉?”消食回去以后程曦躺着床上看着在身侧的季如琛,好奇的目光。

    “小乖,现在你怎么变得这么的聪明了呢,我只不过就一个眼神你都能领略到什么,看来现在你就是我肚子中的蛔虫。”

    “咦,人家才不是你肚子中的蛔虫呢,蛔虫多丑啊,我才不要。”程曦表示很不开心,这都是什么比喻,就不能有个好的比喻么,蛔虫?哼。

    “你看这小嘴翘得,一点也不可爱,得了说你你还翘得更高了,你不是蛔虫行

了吧,哪有这么漂亮的蛔虫呢,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小乖你不要太激动了,现在先收敛一下情绪。”

    程曦十分的好奇季如琛的坛子中装的是什么药,按照季如琛说的收敛了情绪,疑惑的看着他,“阿琛,你就别卖关子了,就直接的告诉我吧。”

    “小乖,你的簪子好像真是有皇后用过,包括我刚刚买的扇子也是历史上有名的公子用过的。”季如琛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程曦一副十分讶异的样子看着他,季如琛笑的十分的欢快,认真的欣赏着程曦的惊讶的容颜。

    “阿琛,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两个买的东西都是有历史的东西?”程曦感觉季如琛像是在说梦话一般,怎么听上去这么的玄乎,程曦一时半会有点接受不了。

    “小乖,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这些如果找鉴宝专家鉴定一下的话,我们又可以多很多的钱了,估计到时候我们可以换一套新房子在市中心。”

    “真的么,阿琛?不行我现在要去看一下,这么宝贝的东西怎么能这么的丢在客厅,万一金豆儿要是咬烂了该怎么办。”程曦说道这里就要起身,被季如琛拉住了。

    “小乖,这些东西还是放在客厅吧,要是想看的话明天再拿。”

    “可是……,要是被金豆儿咬烂了怎么办啊?”程曦再知道刚买的东西的价值以后,整个人就按捺不住了,季如琛拉着她的手让她很是为难,眼睛在客厅和季如琛之间来回看着。

    “没有可是,赶紧睡觉,金豆儿都这么的大了怎么还会乱咬东西,以前没有咬过现在怎么会咬呢。”季如琛把程曦禁锢着怀中,按住她那躁动不安的手,程曦看到季如琛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她只好睡了过去。

    清晨安静的空气氛围中爆发了一声极不和谐的声音,只看到程曦一副十分肉疼的看着沙发,事情没有按照她预料的那个样子,但是也没有比她想象中的要好,金豆儿没有咬她买回来的东西,但是金豆儿它媳妇咬了,咬的程曦都看不出这些东西的原本面貌了。

    “金豆儿,你看看你媳妇做的什么好事情,晚上你们不好好睡觉瞎溜达什么,我的无价之宝就这样被你媳妇毁了。”程曦痛心疾首的看着沙发上睡得香甜的小奶狗,还有一脸刚睡醒带着迷茫的金豆儿,心中的怒火没有地方发泄,只能干瞪了它们两眼。

    “小乖,怎么了?一大早在生什么气呢。”季如琛听到程曦的声音也就从床上爬了起来,睡眼迷蒙。

    “阿琛,你还说金豆儿不会咬这些东西呢,可是你看看这都被咬成什么样子了,这怎么拿去卖啊。”

    “什么?怎么被咬成了这个样子,这是金豆儿咬的么?”季如琛也十分的意外,怎么好久没有犯过错误的金豆儿怎么几天犯错了,看着金豆儿的眼中带着不争气,就像是看一个败家子一般。

    “哼,要是金豆儿咬的还好呢,这是它媳妇咬的,早上我刚起来就看到这个扇叶就在它媳妇的嘴巴中,做错事情了,居然还可以睡的这么香甜,怎么可以这样没心没肺。”程曦很想把小奶狗喊醒,好好的教育一番,但是看着它那熟睡的样子手就忍不住的收了回来。无奈的长叹。

    “阿琛,你说我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会这个样子,早知道昨天晚上我就不应该听你的,这样的话也不会这个样子。”

    程曦的垂头丧气的沮丧样子落进了季如琛的眼中,他走近了程曦,把她抱紧了怀中,“小乖,东西没有了可以在买,珍惜所拥有的,而且昨天买这些东西也没有用多少钱
相关文章
  • 中石油局级干部,留守女人刘诗雨大结局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