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贵妃临产皇上虐孕,丫鬟憋尿坐木马

作者:admin 2020-03-22 15:23:59 我要评论

    南宫婉玥听到苏牧云的问题,脸上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然后低下头不去看苏牧云,却柔声说道:“牧云,我怀孕了,虽然现在才只有一个多月,但是已经证实了。”

    说完这话,南宫婉玥似乎认为自己给的消息不够重磅,又继续说道:“孩子是你的。”

    “不可能!”苏牧云只感觉自己心中像是赌了一口气一般,所以当南宫婉玥的话说出来之后,他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否认。

    但是南宫婉玥却很诧异地看着他,眼里氤氲出了一层薄薄的泪水,不可思议地说道:“牧云,你是在怀疑我欺骗你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苏牧云用手按压这自己的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只感觉莫名烦躁。

    他并不想将话说的太满,但是看南宫婉玥这表情,他终究还是说道:“婉玥,自从你回国到现在,我们一次关系都没有发生过,你怎么可以说,你怀了我的孩子?”

    “呵……”南宫婉玥轻呵一声,那声音充满了讽刺。

    她用手背将已经从眼眶留下来的眼泪擦掉,而后说道:“苏牧云,你难道忘记了吗?前段时间,我让你去我那里,本来你是要走的,但是在喝完饮料之后却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就在我的床上睡了一晚上。而我们,也是那天晚上……”

    南宫婉玥描述的十分详细,都快要将他们发生关系的细节给说出来了。

    虽然心中还是有些疑问,但是苏牧云始终坚信,南宫婉玥一直都是那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子,根本不会说谎。

    他之所以不记得那么多,肯定是因为他自己忘记了。

    所以,苏牧云现在已经倾向于相信南宫婉玥了。

    看着他刚才还坚定的态度产生了动摇,南宫婉玥的唇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抹十分嘲讽的笑容,而后却道:“牧云,我知道这件事来的太突然,让你和我都没有一个思想准备,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的话,我可以去拿掉的,没有关系。”

    说完,南宫婉玥又对上了苏牧云的眼睛,她湿润的眼眶倒是显得整个人都楚楚可怜:“牧云,我不想让你为难。”

    “既然已经怀了,那就生下来吧。”苏牧云终究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到那时他的内心一点窃喜都没有,反而感觉十分沉重。

    为什么,他会萌生出一种,自己对不起骆佳的感觉?

    看着南宫婉玥露出的欣喜的笑容,苏牧云却苦笑着道:“怀孕这件事我也不懂,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至于骆佳那边,我会跟她说清楚。”

    他们的四年之约还有三个月就要结束了。

    到时候苏牧云和骆佳之间没有了契约的干扰,各自的生活都会回归到平静。

    骆佳接下来会做什么事情苏牧云并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将会迎娶南宫婉玥。

    以前是因为他爱她,而现在

,这份爱不知道还剩下多少,其他的,全部都变成了责任和义务。

    苏夫人见南宫婉玥只是三言两语就将苏牧云给说服了,不免赞赏地朝她看了一眼。

    虽然她也察觉到了,南宫婉玥并不像她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不谙世事和天真善良,但是要成为苏牧云的妻子,必要的手段还是要有的。

    又安慰了南宫挖宝有几句,苏牧云便借口公司明天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会议要开为借口,早早的离开了。

    他忽然发现,现在跟南宫婉玥待在一起,竟然会让他感觉十分压抑。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况。

    但是平心而论,他真的更愿意和骆佳待在一起,虽然骆佳也不是很懂他,但是他们俩在一起的时间都是那么的轻松和自在。

    回到家里的时候,客厅里还亮着一盏微灯。

    苏牧云还以为骆佳没有睡着,正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面对她的时候,却听到沙发上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

    苏牧云蹑手蹑脚地走到沙发边,果然看到骆佳已经睡着了。

    他无奈地摇摇头,小心翼翼地将骆佳抱着回到了她的卧室。

    当他再次回到客厅沙发,准备给骆佳那被子的时候,却发现骆佳的手机正在一闪一闪的,有未读短信进来。

    苏牧云本不想理会,因为他不愿意去看骆佳的隐私。

    但是浓厚的好奇心还是让什么原因将这条短信给点开了,是苏牧烟发来的。

    他约骆佳周末的时候去看一个展览,是有关于室内设计的。

    知道这是骆佳的专业和爱好,苏牧云也没有过多在意。

    但是当他将聊天记录往上滑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段时间,骆佳和苏牧烟之间常常联系,而且聊天的内容从工作上的事情一直到生活上琐碎的小事,应有尽有。

    忽然之间,苏牧云竟然涌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好像他才是多余的那个人,一直横亘在骆佳和苏牧烟之间。

    他知道他们以前是校友,却没有想到,他们俩之间竟然好到了这种程度。

    明明他和骆佳只是协议婚姻,但是当苏牧云看到骆佳和苏牧烟的聊天短信时,还是有种怒不可遏的感觉。

    骆佳睡觉翻身的时候,猛然发现自己似乎换了个地方,因为沙发绝对不会这么宽敞,可以容忍她随便翻身。

    她猛然从床上坐起来,眼里还有些迷糊的神色,喃喃自语道:“难道是苏牧云回来了?”

    想着,骆佳就直接翻身下床,跑到了楼下。

    果然,在沙发上看到了苏牧云挺白的声音。

    “他手上拿着的手机,怎么那么像是我的?”骆佳眉头紧皱,有些疑惑地说道。

    这样想着,骆佳就走到了苏牧云身边,笑着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吃饭了吗?如果没吃的话,我去给你做晚饭。”

    听到骆佳的声音,苏牧云却只是转过头看着他,眼里一片冷漠,看的骆佳的身体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他怎么会用这种眼神看自己?

    在他的眼神之下,骆佳感觉自己似乎犯了大错。
相关文章
  • 贵妃临产皇上虐孕,丫鬟憋尿坐木马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