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小腿上有一片红肿疼痛,精神出轨了怎么办

作者:admin 2020-02-23 12:00:22 我要评论

    “一码归一码,咱们得一件事一件事慢慢来是吧,我年纪大了,你如果一下子和我说许多事我理不清楚,所以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吧。”老太太说得理所当然。

    严望川未成年前,严家是她一手撑起来的,精明的要死,孙公达在她面前还是太嫩。

    “如果孙先生不道歉,这般没诚意,你也别指望我能给你做主,我会以为你已失去理智,说话也有失公允。”

    孙公达没想到严老夫人一上来就抓着这件事不放,他咬了咬牙。

    “向晚莹,我刚才太急,才对你动手,希望你别放在心上。”孙公达怄火。

  &nb

sp; 纵使心底不痛快也没办法,他还指望严老夫人做主,自然得放低姿态。

    向晚莹伸手摸了下脸,没作声。

    方才有点刺痛,此刻只剩下火辣辣的疼。

    孙公达咬牙,那严望川打他那一下是不是也该道歉,“老太太,那我被……”

    “好了,你说说看,晚莹到底干嘛了。”老太太岔开他的话。

    孙公达几个字堵在嗓子眼,气得呕血。

    “我这……”他道歉了,怎么严望川打他那下就跳过了?

    “说事吧,我看你也憋很久了。”老太太语气仍旧是理所当然的。

    严少臣看孙公达憋屈的样子,低头憋着笑。

    ……

    孙公达深吸一口气,“向晚莹,我且问你,小芮出事的时候,你是不是见过她。”

    “嗯。”向晚莹没否认。

    “当时小芮和小振两人和朋友小聚,恰好遇到了向晚莹……”

    “小聚?还挺巧的,云城那么多酒店,居然就偶遇了。”老太太低声笑着。

    孙公达咳嗽两声,“小芮邀请她进去玩玩,可她却故意陷害小芮,指使别人给她下药,搞得他们兄妹做了那等事……”

    他提起这个事,火气还一个劲儿往上窜。

    “都这样了,还不放过她,居然还叫来记者拍照,现在小芮的照片传得到处都是,名声尽毁。”

    “就连警察都招来了,完全就是想弄死她。”

    “我不得不佩服,向小姐你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心机,即便是兴邦宏曾经对不起你,你也不该拿小芮撒气吧。”

    “现在她已经声名狼藉,我们孙家更是成了全国人民的笑话,这就是你想看到的!”

    孙公达说话铿锵,声音提高,像是要将向晚莹钉在耻辱柱上。

    老太太、严望川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从始至终都显得非常淡定,向晚莹正在厨房泡茶,听到这话,指尖颤抖,险些被开水烫到。

    严少臣看着孙公达,瞳孔微微放大。

    他还是第一次见人睁眼说瞎话。

    “今天你们家要是不给我一个交代,我马上就把这件事公示出去,到时候怕是严家都会被牵累。”

    老太太眯着眼,手指不停摩挲着拐杖,“孙先生说这话可是有所依据?”

    “我有证人,这还能有假?”孙公达轻哼,“我是顾忌你们严家的面子。”

    “伯母,您喝茶。”向姈茹已经端了热茶出来,弯腰递茶,才直视对面的人,“孙先生,既然你带着证人过来,干嘛不把事情直接通报出去或者交给警察,直接来我们家,是希望我们怎么做。”

    “我要向晚莹公开道歉。”

    孙公达不傻,向晚莹不满十八周岁,这件事捅到警察那里,警方出于未成年保护法,信息压根不会对外公示。

    此刻还有严家护着,若是不撤掉这个保护伞,他动不了向晚莹。

    “公开道歉?”向姈茹轻笑,看着向晚莹,“晚莹,孙先生说得可是真的?”

    向晚莹冷笑,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恶心的人。

    “我以前觉得孙芮已经够无耻了,没想到他们家还有更无耻的人,睁眼说瞎话,您真是应了那句话,老而不死是为贼!”

    “向晚莹!你这臭丫头,你敢骂我?”孙公达气炸,刚要冲过去,就被一侧的严望川挡住了去路。

    “我骂的就是你!”向晚莹本就不是什么善茬,平白被人打了一下,又被泼了脏水,哪里受得了。

    “晚莹。”向姈茹咳嗽两声。

    “我年纪小,没见过那么多人和事,但是你们孙家这般,行事龌龊,我是第一次见,也是开了眼。”

    “孙芮变成今天这样,你这个当父亲的不好好反思,还跑来甩锅给我?”

    “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她落得今天这般下场,也是咎由自取,让我道歉,你有本事把证据拿来!”

    向晚莹可不好欺负,直接就怼了回去。

    一字一句,狠狠戳在孙公达的心窝里,尤其是说孙芮活该,简直就是在狠狠剜着他的心。

    “混账东西,你再说一句!”孙公达恨不能冲上去抓花她的脸。

    “严叔,你别拦着他,让他来好了,你若是再碰我一下,我马上就报警,这都快过年了,您一把年纪,总不想这时候到警局里蹲几天吧!”

    向晚莹迎上去,毫不畏惧。

    她身清影正,不怕他污蔑。

    “好啊,好——”孙公达轻笑,“真是厉害,难怪小芮玩不过你,我以前真是小看你了。敢情之前的乖巧都是装的!”

    “泥人还有三血性,更何况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凭什么由着你污蔑,允许你给我泼脏水,还不让我辩驳几句?”

    向晚莹轻笑,“以前我还觉得孙先生为人不错,现在看来……”

    “不过尔尔!”

    她笑容轻蔑,气得孙公达一口气堵在嗓子眼,涨红了脸,浑身血液都在沸腾叫嚣,恨不能上去抓花她的脸。

    “你若想动手,我就站在这里,您尽管来,我绝不躲一下,就怕您今晚也难出这个门!”

    向晚莹语气十分乖张。

    孙公达错愕,“你这是在威胁我?”

    “这里是我家,就如同严叔说的,您耍横撒野找错地方了,难不成在我的家里,还能让你揉捏?”

    孙公达深吸一口气。

    好像第一次认识向晚莹,以前见过几次,乖巧安静,像个漂亮的花瓶,还有人私下吐槽:

    这向晚莹不过是向家精心养护的花瓶,以后肯定也是三从四德,就是太乖,看着没有任何棱角,孙华对她都没过多放在心上。
相关文章
  • 小腿上有一片红肿疼痛,精神出轨了怎么办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